若是我不收手呢

幻想言情 admin 浏览

小编:在场只有毒蛛少主知道张若尘能够控制空间力量,自然不允许外人将张若尘救走。 若是我不收手呢?那一个女子声音柔媚,却又给人一种十分缥缈的感觉,完全听出她的真实年纪。 毒

 在场只有毒蛛少主知道张若尘能够控制空间力量,自然不允许外人将张若尘救走。
 
    “若是我不收手呢?”那一个女子声音柔媚,却又给人一种十分缥缈的感觉,完全听出她的真实年纪。
 
    毒蛛少主和紫阴阳快速对视了一眼,同时攻击上去。
 
    这一次,他们都没有丝毫留手,爆发出全力。
 
    经过真气的滋养,紫阴阳受伤的双臂已经恢复过来,力量不仅没有变弱,反而变得更强。
 
    很显然,先前与张若尘交手,他并没有使用全力。
 
    “嘭嘭!”
 
    片刻之后,紫阴阳和毒蛛少主口吐鲜血,同时倒飞出去,掉落在地上。
 
    他们灰头土脸的从地上爬起,显得无比狼狈,十分震惊的盯着站在街道中心的那一个女子。
 
    “你……你是天极境的武者?”毒蛛少主道。
 
    那一个女子笑道:“无知!要对付你们,何须天极境的武者,《地榜》上的武者也能办到。”
 
    紫阴阳捂着胸口,嘴角挂着血丝,摇了摇头,道:“天魔岭三十六郡国的年轻一代,一共也只有两个女子进入《地榜》,你绝不可能是其中之一。”
 
    “然而,我就是那第三个。”那一个戴着面纱的女子道。
 
    紫阴阳道:“以你的实力,恐怕在《地榜》上也排名靠前。”
 
    毒蛛少主道:“果然是天外有天,人外有人,今天我们认栽,败在姑娘的手中,我们心服口服。就是不知,姑娘可否留下名讳,我们也好知道是败在谁的手中?”
 
    “呵呵!你们连我一招都接不住,还想知道我的名字?我不杀你们,已经是很给黑市的面子。”那一个女子冷声的笑道。
 
    “等我突破到地极境大圆满,必定还会再和姑娘一决高低。”毒蛛少主十分不甘心,放出一句狠话,带着毒蛛商会的那些邪道武者灰溜溜的离去。
 
    只要有那一个蒙面女子在,就算毒蛛商会的邪道武者全部出动,也不可能抓得到张若尘,甚至有可能会被她全灭。
 
    那一个蒙面女子的实力太恐怖,简直深不可测,毒蛛少主觉得,就算他的修为突破到地极境大圆满,恐怕也接不住她十招。
 
    紫阴阳的目光向着张若尘的方向看了一眼,盯着张若尘手中的那一柄剑,道:“三个月之内,我必定亲自取回鱼肠剑。”
 
    说完这话,紫阴阳也转身离开。
 
    整个街道上,只剩张若尘和那一个戴着面纱的女子,还有躺在地上已经晕过去的常戚戚。
 
    两人目光对视,却并没有说话。
 
 225.第225章 雷电之戈
 
    张若尘伤得实在太重,不得不坐在地上。
 
    虽然紫阴阳和毒蛛少主被那一个突然出现的神秘女子击退,可是张若尘却丝毫没有放松警惕,单手握着鱼肠剑,道:“好厉害的修为,恐怕就算是天魔十秀之首的司行空,也未必是你的对手。你到底是什么人?”
 
    “呵呵!”
 
    那一个戴着面纱的女子,体态妖娆,轻声一笑,声音就像是魔铃一般,充满诱惑,能够影响人的神智。
 
    她的身上只是穿着一层青色的薄纱,晶莹的肌肤,在薄纱里面若隐若现,胸臀挺翘,腰部的位置勾勒出纤细的曲线,裙下露出两截玉白色的美。腿,还有那一双完美得无可挑剔的玉足。
 
    她的笑声中,蕴含“音媚之力”。
 
    所谓的“音媚之力”,就是将媚功融入声音,以声音影响对方的神智,让对方在脑海中产生幻觉。
 
    若是精神力不够强大的武者,只是听到她发出的笑声,就已经意乱情迷,陷入她营造的幻境之中,从而丑态百出。
 
    一旦迷失,那就是死路一条。
 
    可在张若尘的面前,她的音媚之术却没有任何用处。
 
    张若尘的心志坚定,精神力强大,眼神清澈,淡淡的道:“你若是再敢使用音媚之术,信不信我可以让你遭受音媚之力的反噬?”
 
    笑声停下,那一个戴着面纱的女子深深的盯了张若尘一眼,声音柔柔糯糯的道:“早就听说你的精神力强大,为武市学宫历届学员之首。若是我的精神力不如你,又遭到精神力反击,的确有可能会被音媚之力反噬。但我不信你是一个恩将仇报的人,毕竟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。对于救命恩人,你难道没有想过如何报答她?”
 
    张若尘道:“你为何要救我?”
 
    那一个女子笑了笑道:“因为,我想收服你。”
 
    “加入拜月魔教?”张若尘道。
 
    “你知道我是拜月魔教的人?”这一次轮到那一个女子惊讶。
 
    张若尘道:“你刚才使用的音媚之术名叫‘摄魂之音’,除了拜月魔教的妖女,谁还懂得这一种武技?”
 
    “有点意思!没想到,你的见识竟然如此之广,先前倒是小看你了。”
 
    那一个魔教妖女笑道:“既然你知道我是拜月神教的人,而且你的命现在还掌握在我的手中,那你是选择归顺神教,还是选择死路?”
 
    张若尘笑着摇了摇头。
 
    那一个魔教妖女向着张若尘走了过去,声音变得冷沉,道:“张若尘,我是看你的天资还算不错,可以为神教所用,所以才想留你一命,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。”
 
    “你觉得你吃定了我?”张若尘依旧很镇定,并无半分惊慌。
 
    那一个魔教妖女像是被张若尘气笑,道:“你伤得那么重,连站都站不稳,还有再战的力量?”
 
    “不试过,怎么知道?”张若尘道。
 
    “你难道没有看见,就连紫阴阳和毒蛛少主联手也不是我的对手,你莫非还想与我交手?”
 
    “为何不可?”张若尘道。
 
    那一个魔教妖女盯着张若尘的眼睛,发现张若尘似乎并不是在开玩笑。
 
    这就奇了!
 
    难道他还有什么后手?
 
    “也好,正好趁此机会,试探他到底隐藏了多少秘密?”
 
    那一个魔教妖女的娇躯一动,横移十多米远,速度快得就像鬼魅一般。她伸出一只手臂,摊开手掌,一道道白色的真气从掌心涌出来,凝聚成一柄半尺长的真气飞刀。
 
    一般的地极境武者,真气驳杂,不够精纯,根本无法凝聚出真气兵刃。
 
    只有《地榜》上的武者,才能使用浑厚精纯的真气,凝聚成兵刃,发挥出超乎寻常的攻击力。
 
    而且,真气兵刃控制起来更加方便,既可以杀人于无形,也可以随时散去,化为一缕缕真气。
 
    那一柄真气飞刀的形态,颇为虚幻,只是一个真气影子,就悬浮在她雪白精致的手掌的上方。
 
    “唰!”
 
    她的手指一动,真气飞刀化为一道白色的流光,向着张若尘飞了过去。
 
    张若尘盘坐在地,紧紧的闭上双眼,体内冲出一根光柱,光柱之中,凝聚出一道与他长得一模一样的武魂,悬浮在头顶上方。
 
    不到万不得以,张若尘是不想动用武魂的力量。
 
    就算以前使用空间领域,那也只是调动了极少部分武魂的力量,辅助战斗。从来没有将武魂激发出来,悬浮在体外,操控天地灵气。
 
    可是现在,就是万不得已的时候,必定使用武魂的力量,才能自保。
 
    “雷电之戈!”
 
    悬浮在张若尘头顶的武魂,简直就像是一道神灵的虚影,双手不停结出印法,调动方圆数百米空间之内的灵气。
 
    在武魂的操控之下,天地灵气发生变化,化为一缕缕紫色的电纹。
 
    无数电纹汇聚在一起,形成一柄雷电之戈,向着那一个魔教妖女刺了过去。
 
    “轰!”
 
    魔教妖女打出的真气飞刀,几乎在一瞬间就被雷电之戈震碎,化为一缕缕白烟。
 
    雷电之戈的力量强悍至极,震碎真气飞刀之后,力量不减,散发出刺目的紫色光芒,犹如一道光梭,继续向着魔教妖女飞去。
 
    魔教妖女娇喝一声,立即后退,同时一连打出五道真气之盾,想要挡住雷电之戈。
 
    可是雷电之戈的穿透力实在太强,几乎在一瞬间就穿破五道真气之盾,从魔教妖女雪白的脖颈间斩了过去。
 
    “唰!”
 
    魔教妖女的身法极快,化为一道残影,险之又险的躲了过去。
 
    随后,她犹如姹女曼舞一般,飞跃到街道边上的一座古建筑的顶部,不敢靠近张若尘。
 
    她的玉指轻轻的摸了摸自己的面纱,发现面纱短了一截,竟然是被刚才的雷电之戈给斩断。
 
    幸好只是斩断了一截面纱,若是她反应再慢一点,恐怕被斩断的就是她的脖子。
 
    好厉害!
 
    那一个魔教妖女有些惊魂未定,盯着盘坐在街道中心的张若尘,心中生出一股古怪的感觉,就像是张若尘已经完全成为整个空间的中心,天下之间的一切都在围绕他旋转。
 
    “你居然修炼出了武魂?”魔教妖女盯着张若尘头顶上方的那一团武魂虚影,感觉到不可思议。
 
    别的武者,因为精神力弱小,根本看不到张若尘的武魂。
 
    可是魔教妖女的精神力已经达到二十阶以上,自然可能看到别的武者的武魂。
 
    地极境的武者,怎么可能修炼出武魂?
 
    一般来说,只有天极境武者,才能使用真气蕴养自己的灵魂,使灵魂变得越来越强大。当灵魂强大到一定程度,就能脱变成武魂。
 
    只有使用武魂,才能操控天地灵气。
 
    武魂越是强大,能够调动的天地灵气也就越多。
 
    张若尘以前是天极境大圆满的强者,武魂何等强大,若不是因为体内的真气不足,刚才那一击,就能将魔教妖女给杀死。
 
    张若尘的眼皮一抬,盯着那一个婀娜多姿的魔教妖女,道:“既然你已经知道我修炼出武魂,今天,便绝对不能放你离开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闭上双眼,以强大的精神力控制武魂。
 
    天地之间的灵气,再次向武魂汇聚过去,凝聚成一缕缕电纹,又一次凝聚成一柄雷电之戈。
 
    “哧哧!”
 
    这一柄雷电之戈,比先前那一柄蕴含的雷电之力更加充沛,就连整个大街的地面上都布满一缕缕蠕动的雷电光芒。
 
    那一个魔教妖女脸色一变,立即转身就逃,身影闪动数次之后,就完全消失不见。
 
    虚空之中,传回一个美丽缥缈的声音:“张若尘,我们还会再见面。等我也修炼出武魂,再来与你一较高下。”
 
    见到那一个魔教妖女逃走,张若尘长长的吐出一口气,原本凝聚在一起的雷电之力,轰然一下崩裂开,化为一股雷电风暴,不受控制的向着四面八方涌去。
 
    “轰!”
 
    地面上,形成一个雷电大坑,冒出一缕缕黑烟。
 
    “呃……”
 
    武魂自动飞回张若尘的体内,张若尘的脸色苍白如纸,嘴角流出一丝鲜血。
 
    “幸好将那一个魔教妖女惊走,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。”
 
    虽然武魂是由精神力控制,但是,张若尘的武魂,毕竟和天极境武者的武魂不一样。
 
    现在,他要控制武魂,就必须沟通魂脉,向魂脉提供真气,才能调动武魂。
 
    第一击“雷电之戈”的时候,张若尘体内的真气,就差不多耗尽。
 
    凝聚第二击“雷电之戈”,张若尘完全就是在硬撑,故意营造出比第一击更加强大的威势。
 
    若是那一个魔教妖女不逃走,张若尘将第二击“雷电之戈”打出去,就算能够杀死那个魔教妖女,估计他自己也要送命。
 
    “只有达到天极境,使用武魂,才不会消耗真气,只靠精神力就能控制武魂。”
 
    “那一个魔教妖女居然能够挡住我的一击雷电之戈而不死,武道修为还真是厉害。恐怕在魔教的年轻一代,她也算是顶尖人物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将一枚疗伤丹药服下,略微调养了片刻,感觉自己恢复了一两层力量,就重新站起身来。
 
    他从地上捡起一块淡青色的薄纱,放到鼻尖轻轻的一嗅,“云蝶香……端木师姐不就喜欢云蝶香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手中的淡青色薄纱,是雷电之戈从魔教妖女的身上斩落下来,自然带着那一个魔教妖女的气息。
 
    (求推荐票!)
 
 226.第226章 惨烈一战
 
    云蝶香,上等香料,是从云蝶花中提炼出来。
 
    哪怕只是一两,也要买出十万枚银币的高价。
 
    武道界的女子,很多都喜欢云蝶香,不仅是因为它的香味淡雅持久,更是因为它具有静心安神的力量。
 
    用一次云蝶香,香味就能在身上持久一个月,就算洗澡也无法将香味洗去。
 
    同时,使用云蝶香之后,就能将武者别的气息完全掩盖。就如此刻的张若尘,只能在那一块纱巾上面闻到云蝶香的味道,却无法闻到那一个魔教妖女身上别的气息。
 
    武道界喜欢云蝶香的女子,并不止端木星灵一人,所以,就算张若尘得到那一块纱巾,也不可能将魔教妖女联系到端木星灵的身上。
 
    “轰隆隆!”
 
    地面震动,铃马嘶叫。
 
    在一位身躯魁梧的禁军副帅的带领之下,黑压压的,一大片身着铠甲的军士,从街道两头冲来,形成合围之势,停在张若尘的面前。
 
    那一位禁军副帅从蛮兽的背上跳下,单膝跪地,道:“末将救驾来迟,请九王子殿下责罚。”
 
    以张若尘现在的武道修为,那些禁军哪还敢对他不敬?就算是副帅级别的人物见到他,也要小心翼翼的下跪行礼。
 
    一个是天才王子和一个是废物王子,在以武为尊的世界,享受到的待遇自然不同。
 
    张若尘将一块面巾收了起来,盯向那一位副帅,道:“王宫中的情况如何?”
 
    那一位禁军副帅道:“拜月魔教的邪道武者已经退走,大王重新掌控大局,王城中的禁军,全部出动,正在全力抓捕那些邪道武者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点了点头,道:“九郡主回宫没有?”
 
    “属下不知。”
 
    那一位禁军副帅生怕惹怒张若尘,于是又道:“万统领已经亲自赶去武市斗场,郡主殿下绝不会有事。”
 
    “既然如此,你们先护送我回王宫。”虽然张若尘很想立即赶去武市斗场,可是以他现在的状态,就算赶过去,也帮不上任何忙。
 
    况且,常戚戚已经重伤昏迷,必须立即医治。
 
    两位禁军武者将常戚戚抬起,跟着禁军队伍,返回王宫。
 
    回到王宫之后,张若尘立即派人去请王宫中最好的丹药师,亲自为常戚戚疗伤。
 
    一直等到那一位丹药师确定常戚戚性命无忧之后,张若尘才拖着疲惫的身体,前往玉漱宫。
 
    林妃看见张若尘脸上和左肩的伤口之后,自然免不了一阵心惊肉跳,看得心头一酸,眼泪便掉了下来。
 
    张若尘只是一个劲的安慰,做为一个武者,一旦踏上武道之路,又怎么可能不受伤?
 
    没过多久,在禁军的护送之下,九郡主也返回王宫。
 
    黑市和拜月魔教攻击的主要对象,本来就是云台宗府的弟子和武市学宫的学员,九郡主只是被殃及的池鱼,并没有遭到最猛烈的攻击。
 
    既有战图,又有风之翼,九郡主要保住性命也就不是难事。
 
    听说张若尘已经先一步返回王宫,九郡主就赶去玉漱宫,见到张若尘之后,立即抱住张若尘,失声痛哭起来,脑袋不停往张若尘的怀里钻。
 
    毕竟只是一个十多岁的郡主,从来没有见过这种惨烈的场面,若她不是一位玄极境武者,估计早就已经崩溃。
 
    张若尘轻轻的拍了拍九郡主的头,就像他才是哥哥一样,安慰道:“武道之路就是这么凶险,将来遇到的危险会越来越多,不可能永远像待在王宫中这么安逸。”
 
    九郡主一边点头,一边呜咽的道:“我知道,可是第一次看见那么多人被杀死,数百具尸体堆积在一起,鲜血汇聚成了血池,想想都觉得后怕。若不是你送给我的战图,我根本不可能从尸体堆里爬出来,恐怕……现在已经和六哥、三哥一样,被那些邪道武者乱刀分尸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浑身一震,道:“六王子和三王子死了?”
 
    九郡主道:“我亲眼看见六哥被一位邪道武者一刀劈成两半,鲜血差一点溅在我的身上。三哥是被三位邪道武者砍死,尸体都已经血肉模糊。”
 
    三王子和六王子前去武市斗场,是想去看张若尘出丑,却没有想到,张若尘逃了出来,他们却死在武市斗场。
 
    张若尘轻轻的一叹,又安慰了九郡主几句,将惊魂未定的九郡主送走之后,便进入时空晶石的内空间,开始疗伤。
 
    至于这一战到底有多惨烈,张若尘暂时不想多问。
 
    武道界,就是这么残酷,强者生存,弱者死亡。
 
    就算是云武郡国的王族被人灭掉,张若尘也丝毫都不会觉得奇怪。就像当初强盛至极的圣明中央帝国,现在不也荡然无存?
 
    所以说,只有自身越强,活下去的机会才会更大。
 
    在时空晶石的内空间,一连疗养了九天,张若尘的伤势才算是痊愈,就连脸上的那一道疤痕,在真气和药力的修复之下,完全消失不见。
 
    经历这一次生死之战,张若尘的修为似乎又提升了不少,距离地极境后期又近了一步。
 
    人,再被逼到绝境的时候,果然才能激发出身体的潜力,突破境界的速度会更快。
 

当前网址:http://lifesytes.com/a/huanxiangyanqing/20180219/2.html

 
你可能喜欢的: